當前位置: 主頁 > 風水開運 > 靈異故事 > 亡命野狐嶺

亡命野狐嶺

收錄時間:2020-03-22 作者:未詳 本文來源:網絡

    血色月亮
    “公元1211年,成吉思汗統帥鐵騎十萬和大金四十萬軍隊決戰于野狐嶺。金軍大敗,數十萬眾被蒙古軍屠戮殆盡。經此一戰,金朝元氣大傷,二十年后終被蒙古所滅。這野狐嶺見證了王朝興替、成王敗寇,到現在就只剩下了寒風枯草。”李野站在懸崖邊,瞇著眼睛。他身后站著三個人:一個中年漢子,四十來歲,扇子面身段,渾身肌肉,里外透著精明強干;旁邊是個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個子,瘦得皮包骨頭,一臉蠟黃,可是一雙賊眼滴溜亂轉,一看就絕非善類;地上坐著的是位閉目養神的老者,三綹銀髯隨風飄擺,有幾絲仙風道骨,讓人不敢小覷。
    四個人出現在野狐嶺,正是要盜這金國末代通夭巫完顏阿海的大墓。
    四個人圍坐在篝火旁,除了那位老者,其余三個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地上的一塊獸皮。在這辨不出顏色的皮子上,除了標明的山川、道路外,還有一個晦澀難懂的怪符。
    黃臉病秧子抬頭看了眼老者,說:“徐老道,進這墓是要上‘天宮’還是要下‘森羅殿’?到現在我們連墓道口在哪兒都不知道,只是在這里等等等,什么時候是個頭?”
    “猴子,你著什么急,跟著老神仙還能吃虧走空?看來今晚就要動手了。”黑瞼大漢揶揄了小個子兩句,卻也把目光放到了老者身上。
    老頭嘴角輕輕地抽動了一下,緊接著眼睛突然睜了開來。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其中一只眼睛黑洞洞的空無一物,而另一只則爍爍放著寒光:“猴爺,這幾天可不白等。沒有那東西指路,就是天王老子也難進大墓。三爺和你求的是發財,這小秀才是想揚名,我這老瞎子不過是茍延殘喘,混口飯吃。話說這女真興盛于關外白山黑水間,可滅遼喪宋,統治中原北地也有百余年了。這完顏阿海作為末代通天巫,道行非是常人所能及的。野狐嶺金軍崩潰,他沒有同敗軍撤退,而是留在了這里,用性命下了一道詛咒。”
    “詛咒,什么詛咒?”猴子眼珠滴溜溜亂轉,打斷了徐老道的話。
    “四十年前,我和一幫摸金老客在長白山盜一座金國古墓的時候聽其中一個人講過,只是那次我們都中了招。其他的都把命折在了墓里,叫墓狗子給舔了。我僥幸撿了一條命,卻落了個眼瞎,逃出去之前歪打正著地從那個老客身上摸到了這張圖。”
    “墓狗子是什么東西?”李野好奇心頓起。
    三爺大手一揮:“好了,好了,今晚做的是玩命的勾當,要是明天能活著走出來,再讓徐道爺給你講個夠。”
    猴子對著李野一陣怪笑:“要是真碰到了墓狗子,你就求求我,讓我給你來個痛快。”
    還不待李野回話,只聽徐老道驚呼一聲: “果真來了!”
    眾人抬頭一看,不由得心中大驚——在不遠處的山崖之間,不知什么時候,升起了一彎鮮紅的月亮。
    福禍相倚
    徐老道猛地站起身,指著山崖對三爺說:“快打樁,放線吊金燈。一定要快!”
    三爺聽完沖猴子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心照不宣,手腳麻利,不一會兒就將一根粗繩牢牢地拴在了新打的樁上,另一邊則扔到了山崖之下。
    李野站在一邊靜靜地看著這一切,心里不禁暗嘆這兩個人麻利的手腳。
    徐老道說: “這幾天等的就是這血月。我們順著繩子下去,我在前,三爺殿后。”
    三個人弄不清老道的意圖,但也緊隨著徐老道魚貫而下。
    夜風吹得緊,四個人在半空亂打秋千。還是猴子眼尖,對著腳底下的徐老道說:“道爺,我看這崖底綠光亂晃,看來野狼、狐貍不下十幾只,這要是一不留神……”猴子還沒說完就感覺肩膀一沉,好像被上面的人踩了一腳,氣得大罵,“李野你看著點兒,踩到我了!”
    上面很遠的地方傳來李野的聲音:“我哪有踩你?”
    猴子愣了一下,猛地抬頭向上看,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他們的隊伍中間多了一個黑糊糊的影子。
    猴子大叫:“有鬼!”
    這時繩子突然一晃,最上面的三爺喊了一聲: “不好,上面有人在割繩子!”
    話音未落,幾個人自由落體向崖底跌落,“砰”地重重摔在了一個物件上。這一下摔得他們七葷八素,差點兒吐血。
    李野睜開眼睛看看四周,原來四個人都掉在了山崖石縫中生長出的一棵佛掌松上。清醒了片刻,幾個人都暗叫命大,再四處看看,哪還有剛才那個黑影。
    看著崖頂放著的氣死風燈已經被弄滅,四個人心里都清楚,此次盜墓不會太平。
    徐道爺看著掛在天邊的血月,緊皺的眉頭忽然舒展開來,連說: “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咱們還真是歪打正著了!”
    三爺揉著腦袋對徐老道說:“道爺,您是說……”
    徐老道指著巨松生長出的崖壁,三個人順著看去。只見松樹在月光的映射下,在光滑的崖壁上投射出一個巨大的影子,而這影子竟然和那獸皮上出現的怪異符號一般不二。
    眾人一陣大喜。猴子趕忙將一個黑色的小盒安裝在石壁上,示意其余三個人后撤,然后按下了手中的遙控器按鈕。
    四個人捂著耳朵趕忙蹲下,一聲悶響,飛濺的石墳迸了幾個人一身。
    四個人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碎石雜土,望著崖壁上豁然出現的黑洞,心中不由得感到緊張而興奮。
    猴子最是性急,翻身就要進洞,卻被徐道爺一把拉住。不明就里的猴子剛要變臉發作,只聽湊近洞口往里看去的三爺回頭說: “徐道爺剛才救了你一命,你要跳進去死在哪兒都不知道。”
    三爺說完隨手撿起一塊石頭,往里一扔,許久都聽不見叵聲。眾人才明白這是個洞中洞,在通往墓室的水平洞口之下還有一個垂直的暗洞。倒斗的人都是在夜里做活,稍有不慎盲目進洧便會摔成齏粉。
    猴子臉一變,趕緊謝過徐老道。
    徐老道也不答話,徑直走到洞口往里看了看。接著,他從百寶囊中取出一炷檀香點燃,小心地遞入。
    無風的洞口,半根手指粗細的香就像是被一只大手捏住,瞬間滅了。幾個人互相看看,都沒說話,心里暗道此墓非比尋常,進墓之后更要多加小心。
    固定好干金繩、掛好百煉鎖,四個人依次蕩進水平的墓道。
    三爺打開手電筒,發現里面的墓道筆直,四周墻面都是用巨大的條石砌成,上面的花紋精致細膩。這盜墓老手心中不由地感到疑惑:金軍野狐嶺一戰潰不成軍,通天巫完顏阿海如果是臨時決定葬身于此,又怎么能有時間和精力修建如此大墓?難不成他早有打算,或者這座墓埋葬的根本就不是完顏阿海?后面的李野一拍他,示意他跟著徐老道和猴子前進。他這才又穩了穩心神,往里走去。
    走了幾分鐘,一扇漢白玉石門攔住了幾個人的去路。幾個人看著墓門上的浮雕,心里又是一驚。
    石門上雕刻著四個真人大小并排站立的武士,一身甲胄威風凜凜,可是往肩頭看去,卻都齊刷刷的沒有頭顱。而在它們手上平托的正是自己的腦袋,那四張臉并沒有顯出猙獰的面孔,反倒是一臉詭異的怪笑,正盯著眼前的幾個盜墓賊。
    這古怪的雕刻技術太過逼真,以至于讓人產生了一種錯覺,真真地感覺到他們的眼睛此時此刻正在眨動。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