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風水開運 > 靈異故事 > 短小鬼故事5則

短小鬼故事5則

收錄時間:2020-03-22 作者:未詳 本文來源:網絡

    故事1:船費
    這天,張明出去逛街。一個黑衣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這個人的目光一直盯著別人的包,目光鬼鬼祟祟,顯然是個扒手。果不其然,他從一位女性的挎包里熟練地偷出了一部手機。
    行竊得手,黑衣男子轉身正準備逃離。就在這時,后面的失主叫了起來:“我的手機被偷了,前面那幾個人先給我站住!”
    黑衣男子閃過一絲慌亂,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手機塞進了旁邊一位老大爺的口袋a這一切都被張明看得清清楚楚。
    失主攔下了張明等人。扒手脫下外衣翻出口袋,證明了他的“清白”,張明也照做了。老大爺剛把手伸進袋子里,手指就像觸電般彈了回來,手機“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老大爺蒙了,他急忙辯解手機不是他偷的,可是卻越說越急,語無倫次。
    周圍的人對老大爺指指點點,他忽然一把拉住張明的手,懇求張明作證:“你剛才在我后面,應該知道我沒偷東西。”
    黑衣人朝張明瞪了一眼,警告他別多管閑事,右手露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張明支支吾吾地回答:“我不太清楚,不過我看到他鬼鬼祟祟的,非常可疑。”
    這回,老大爺是百口莫辯了。失主看他年紀挺大,也不忍心送他進監獄,只是讓他賠了點兒錢。老大爺傷心地離開了。
    幾個月后,因為一場意外,張明去世了。他來到陰間,需要交船費渡過黃泉,船夫對他說:“我這里不收錢,只要你把身上最沒用的東西交給我就行了。”
    張明死的時候身上沒帶物品,他為難地搖了搖頭。船夫驚訝地說:“不可能,你明明還有一件沒用的玩意兒。”
    張明疑惑地瞅了瞅自己的身體:“在哪兒,我怎么不知道?你幫我拿出來看看。”船夫突然狠狠地把手指插進了張明的眼眶,將他的眼球挖了出來。
    看著滿地打滾的張明,船夫瞧了瞧掌心兩顆血肉模糊的眼球,慢悠悠地說:“你睜眼說瞎話,這眼睛留著也沒用。還是挖出來付船費好了!”
    故事2:冤家
    張三和李四是一對冤家,兩人同一天去世來到了地府。
    因為陰聞人滿為患,閻王讓判官勸說那些剛死去的鬼魂投胎轉世,緩解地府的人口壓力。張三和李四剛到地府,判官就接待了它們。
    “你們愿意投胎嗎?”判官問它倆。沒想到兩人都搖了搖頭,判官奇怪地問它們不愿投胎的原因。兩人對望了一會兒,臉上浮現出一絲怨恨,異口同聲道: “我活了這大半輩子,最大的生活意義就是和這個混蛋作對。要是投胎就得喝孟婆湯,把仇敵都忘了,那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判官沒想到兩人的仇恨已經深到了這種地步,頓時大感頭疼。他對張三和李四許諾了種種好處,包括可以讓它們投個富貴胎,可兩人就是不為所動。
    “那究竟怎么樣你們才肯投胎?”判官無奈地問。 “除非投胎之后,我們還是一對化解不開的冤家,這才有的考慮。”張三和李四給出了一個共同的答案。
    判官愁眉苦臉,這可真是令人為難。就在這時,判官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精光一閃,偷偷把張三拉到身邊小聲地對他說: “我有個法子,可以讓你投胎后每天抽對方幾百鞭子,對方還不帶吭聲的,你愿不愿意?”
    張三興奮地說: “有這種好事?你快安排我投胎,我已經等不及想要抽他了。”
    判官松了一口氣,又走到李四身邊,問他:“如果讓你轉世后,每天可以盡情地騷擾張三,攪得他寢食難安,你愿意嗎?”
    李四眼睛一亮,忙不迭地點頭答應。終于解決掉這兩個難伺候的主兒,判官擦擦額頭的汗,連忙吩咐鬼差帶他們去輪回池。
    張三和李四剛被押走,站在判官身后的小鬼就好奇地詢問: “大人,既要讓它們忘掉前塵往事,又得讓它倆轉生后繼續為敵,這事是怎么辦到的?”
    判官“嘿嘿”陰笑了幾聲,得意地回答道:“我讓它們一個下輩子當水牛,另一個變成牛虻,這不就成一生一世的死對頭了嗎?”
    故事3:人渣
    張靈在村子里為非作歹,干盡了壞事。村民對他恨之入骨,背地里稱呼他為“人渣”。
    一天,張靈不小心掉進河里淹死了。鬼差押著它來到了地府,—路上張靈惴惴不安,它認為自己作惡多端,到了陰間唯一的下場就是l下地獄。
    張靈被帶到了閻王面前,閻王憤怒地宣讀了它的罪狀。就在張靈以為自己難逃一劫時,閻王慢悠悠地開口說:“你罪惡滔天,我罰你去修補河堤,你可愿意?”
    張靈一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犯了這么多的惡行,竟然只有這么一點兒懲罰?它急忙欣喜地回應道:“我愿意。”
    鬼差將張靈帶到了關押惡鬼的地方,這里已經有百十來號的鬼排起了長龍,它們都是一會兒要去修河堤的。很快鬼差挑滿了人數,押著這支隊伍浩浩蕩蕩地向工地進發。
    路上,張靈看到同行的惡鬼一個個愁眉苦臉,好奇地問:“你們怎么都是一副死了爹娘的模樣?這修河堤又不是什么要命的活兒。”
    一個鬼瞅瞅他,欲言又止,最后輕嘆一聲把頭轉過去了。張靈跟著隊伍走了半個小時,終于來到了河堤前。
    它看了看河壩,這壩面上到處是一條條裂縫,一個個洞眼,像馬蜂窩一般。張靈四處張望,奇怪的是工地上除了一臺攪拌機,只有寥寥幾把鐵鍬和抹泥刀。
    張靈向鬼差抱怨:“只有這點兒工具,怎么干活啊?”鬼差瞪了它一眼,徑直走到一名惡鬼面前,將它舉起來扔進了旁邊的攪拌機。
    攪拌機內的慘叫聲戛然而止,隨后機器吐出了一堆血紅色的肉渣。張靈嚇傻了,失聲道: “我們到這兒是來干活的,你們怎么把它殺了?”
    鬼差無奈地回答:“以前我們用水泥渣填補漏洞,結果總是存在縫隙,達不到要求。專家說了,必須要用更渣的材料才管用。我們想來想去,也只有你們這群‘人渣’符合要求。”
    說著,不顧張靈的求饒,鬼差一把將它扔進了攪拌機……
    故事4:遺立
    王老頭是個孤寡老人,為了將來有人照顧,他收養了兩個孤兒。沒想到兩個人長大后成了沒心沒肺的畜生,不光不贍養他反而經常打罵他。
    一次激烈的爭吵后,王老頭被兩人活活氣死了。老大和老二連后事也不張羅,最后還是鄰居看不下去了,收殮了王老頭的遺體葬在了祖屋的后山。
    王老頭一死,兩人沒了經濟來源,開始變賣屋里的東西,不到半年家中就家徒四壁了。老大罵罵咧咧道:“這死老頭也不給咱們留點兒遺產,害我們現在吃了上頓沒下頓。”
    “就是,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老二也是一臉的怨氣。
    晚上,兩人做了個夢,王老頭竟然出現了。他告訴兄弟倆:他生前留了一筆財產,他們之中誰能正式為自己下葬,這筆遺產就歸誰。
    兄弟倆醒來后十分興奮,可一個更大的問題又擺在眼前:尸體只有一具,該由誰安葬呢?最后他們異想天開地提出了一個辦法:干脆把尸體分成兩半。
    兩人立刻挖出養父的尸體,王老頭已經變成了一具骷髏。老大用鋸子把骷髏鋸成了兩半兒,上半身歸自己,下半身給弟弟。
    分完遺體,兩人花錢請人敲鑼打鼓隆重地將養父下葬了。老二還有點兒擔心,生怕養父會找他們算賬,老大卻說:“你操什么心?這老頭活著的時候就不敢拿我們怎么樣,現在死了我們還怕他?”
    當天深夜,王老頭又出現在夢中,他對兩個養子把自己給“分尸”的事一點兒也不生氣,笑著把埋藏遺產的地方告訴了他們。
    老大迫不及地道:“這筆遺產有多少錢?”王老頭面露微笑:“我這筆遺產比金山銀山還值錢呢!”
    第 二天,兩人拿著鐵鍬在院子里挖了起來,沒想到地下是一具腐爛的女尸。兩人驚魂未定時,老二看到尸體旁有個小木盒,打開看見里面有張字條便讀了起來:
    我仔細考慮過了,就是給你們兩個敗家子一座金山銀山也得敗空了。不如給你們安排一個后媽,由它照顧你們就衣食無憂了。
    兩人讀完信,心驚膽戰地抬起頭,看到女尸晃晃悠悠地站起來,一張撕裂的大嘴扯到了耳根,笑著朝他們走了過去…
    故事5:撈尸
    張晨住的地方附近有條河,時常有人在那里溺水身亡,于是他動起了歪腦筋:靠撈尸向死者家屬索要費用。
    這天,張晨撈上來一具男尸,從口袋里的畫筆判斷,死者生前是一名畫家。張晨照例給死尸拍了一張照,免得尸體腐爛后家屬認不出來。
    左等右等也不見死者親屬,天色已暗,張晨準備先把尸體帶回家。這時,遠處有一個黑影飛奔而來,張晨心中一喜:買主終于出現了!
    可是等他見到對方的面容,不禁嚇了一跳:眼前男人的相貌和撈上來的尸體一模一樣。男人伸出泡得腫脹的手,客氣地說道:“你能把尸體還給我嗎?我還要帶它去安葬。”
    張晨指了指牌子上的標價道:“三萬元撈尸費,你先給錢再說!”男人露出為難之色,表示自己身上沒帶那么多錢,想先拿回尸體再籌錢付款。
    張晨死活不同意,男人氣憤地離開了。
    第二天,張晨又撈到了第二具尸體。尸體穿著一件黑色T恤,下身是一條藍色牛仔褲。
    張晨剛拍好照,男畫家的魂魄又來了,他想買下這具尸體。
    看到張晨不解的目光,男人解釋說:“這人剛死沒多久,身體機能還沒完全停止,我要用這具尸體’借尸還魂‘。”張晨聽完樂了:這尸體對男人這么重要,不敲一筆太可惜了。
    沒想到他一提出自己的要求,男人頓時拒絕了,他滿面怒容道:“我從沒見過你這種漫天要價的無恥之人,我這兒就一萬塊錢,你不給拉倒,有本事把它重新丟回去!”
    張晨被對方激怒了,真的把尸體丟到了河中。男人見狀,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張晨得意洋洋地想:我就是要讓你變成孤魂野鬼,你能拿我怎么著?
    這時,手機響了,張晨接通電話,那邊傳來了母親哭哭啼啼的聲音:“兒子,你爸趕過來看你,他下車抽煙不小心掉進河里了。你在下游有沒有撈著你爸的遺體?他就穿著黑色T恤……”
    張晨心中一驚,馬上拿出照片,頓時呆住了。照片中的尸體相貌一點點地“褪去”,露出了一張熟悉的面孔,旁邊顯現出男鬼清晰的身影,手執畫筆,一臉壞笑。原來這張臉是它畫上去的。
    電話里母親還在一個勁兒地詢問,張晨的腦袋卻“嗡嗡”地響著,一片空白……(完結)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500期